三次元

发个说说讲...对于亚梅这对cp的感想(?)吧emm(不要理我,我这个人吃刀子和糖吃到发疯)

我是最近才入坑的,当初是因为对滚娘和亚梅这对cp感兴趣。然后这对cp也真的吸引到我了。
当我看到第一季第一集的时候..我可以说是很吃惊于亚瑟居然是个类似于二世祖的家伙?梅林帮别人挺身而出于是跟亚瑟有了点小摩擦。到这里我认为这对的相处模式是那种互相讨厌的那种吧。但是随着我越往下看我觉得我当初的感觉错了。他们有时候虽然会吵架,但是他们心里都信任着对方,他们是在互相指引着。在每一次生死相随中,他们之间的羁绊越来越坚固。
梅林一开始是很容易看出来他并不喜欢亚瑟,他只是为了龙所诉说的未来去当他的仆人,陪伴在他身边。但是随着时间过去,他越来越明白亚瑟是个什么样的人。他也许自大,但是他绝不准许因为自己的自大而使他的子民受到伤害。他作为一个在禁止使用魔法的国家的王子,为了拯救子民。选择相信魔法,跟魔法师做交易。梅林也许就在这种种事情中看到了亚瑟与乌瑟的不同,然后逐渐相信了龙的话,相信亚瑟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国王。
梅林从来都愿意用生命去保护亚瑟,他也说过无数次这种话,他也的确做到了他所说的,拿生命之水,降服巨龙,跑向幽灵等等等。都显示出他对亚瑟的态度。
他对于成为亚瑟仆人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“is worst。” 到后面的“Me,I was born to serve you,Arthur.And I am pround of this,And I won't change a thing.”
我觉得梅林其实是爱着亚瑟的,也许他自己不知道。他从一开始的为了自己的未来,到中间的为了camelot,再到最后的“Camelot is nothing with out you”
是的,梅林在后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亚瑟,只是为他。
梅林的变化其实很容易看出来。
他当初知道皇姐要杀乌瑟的时候,他用自己的魔法阻止了她,让她跌下楼梯。皇姐因此差点死亡,梅林却心软了。他治疗了皇姐,导致预言再次成真。
然后我们再看看最后一集的时候,梅林毫不犹豫的拿了亚瑟的剑去杀了皇姐。对她没有任何心软,一刀捅穿。也许这是因为这次皇姐要杀的是亚瑟,但是我们依旧看出来了这个当初那个容易心软的人变了。不是因为什么,是因为他要保护他的王。
曾经的梅林,心软的保护莫德雷德,即使预言说他会伤害亚瑟。
曾经的梅林即使发现皇姐要杀了乌瑟,也不忍心让她死亡
之后的梅林,会僵硬的笑着,哄骗皇姐喝下毒药。
之后的梅林为了不让莫德雷德杀死亚瑟,会咬着牙对亚瑟说卡梅洛特没有魔法的容身之地。
梅林为了亚瑟付出了很多很多,也许多到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。
亚瑟其实也为了梅林付出了很多。
在第一季的时候,一个王子,为了梅林违背自己所敬爱的父王,连夜赶着去那传说中没人回得来的山洞。在即将被虫群包围的时候,也依旧不愿意走,因为救梅林所需要的花就在不远处。幸好他最后还是成功的逃出来了,他马不停蹄的回到了Camelot。但是的父亲要惩罚他,所以将那药草丢在地上,随即将亚瑟关进地牢。亚瑟在这里说了一句让我十分印象深刻的话
“把我关在这里一个星期,不,一个月也好。拜托你把这个药交给盖亚斯。”
亚瑟身为一个王子却自愿呆在地牢里,只为救梅林。这里我真的被感动到了,觉得亚瑟也许没有我一开始想的那样。
有人说这段是因为梅林拯救了他的命而已,所以亚瑟才这么说。但我认为不是,他是在乎梅林这个人的。在意这个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,却救了他好几次的仆人。
其实我们从亚瑟的角度看,他的人生并不是非常幸福。他的父皇因为私欲杀了他的母后,他所信任的姐姐背叛了他,连最后他的叔叔都选择了莫甘娜。他所有的亲人都背叛了他。
从始至终陪在他身边的只有梅林一个,他也最为信任梅林。
格温有次黑化,然后她陷害梅林毒害亚瑟。梅林因此入了地牢,但当亚瑟醒了之后,二话不说的就放了梅林。他没有怀疑过梅林,在他的心里梅林永远都是他最为信任的人。当梅林带着亚瑟偷看格温和莫甘娜会面的时候,我其实是蛮吃惊的。因为我知道亚瑟是爱着格温的,但是他居然愿意随着梅林来树林。是否说明他心里对梅林的信任超过格温,不过我觉得也是正常的。
每次他受伤的时候醒来,看到的永远是梅林。
每次在他觉得孤单的时候,梅林一直在他身边。
唯一的一次离去,是因为梅林要找回自己的魔法,没有魔法他保护不了亚瑟。
他们的感情,无人能比。
在最后我想说,我觉得在一个不准用魔法的地方,一个魔法师却跟王子成为了朋友。也只能说是命运了吧。他们注定相遇,注定成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

(写了一堆废话的我,听从朋友的。发到lof上来想找个同好吧hhhh)

他和他的哥哥

回忆多多少少是个磨人的东西,因为它总在不经意之间侵占脑海。
沉浸过去绝不是朔间凛月为人,但过多的睡眠时间,难免让他多做几个不随心意的梦。
梦里他看见很久前的自己,还有很久前的朔间零。
——他和他的哥哥。

那个时候的朔间凛月还很喜欢很喜欢他的哥哥,朔间零也很喜欢很喜欢他的弟弟。

他追着他的哥哥跑过花园,跑过宅院,跑过草地。
一开始他的哥哥总会停下来等他,他也总能追上去。但忽然之间他的哥哥不见了,他眼前只剩下绚丽的花朵,美的灿烂又光辉。
是风太大把他的呼唤吹散了吗?
是走太久让他的方向走错了吗?
还是什么东西让他们两失散了呢?
是谁丢了谁,还是谁忘了谁?

梦太繁杂而让他醒过来时有些茫然。
阳光透过树叶照下来在他身上洒下点点光斑,那温度让他觉得尚在人间却又莫名烦躁。
而后他拍了拍身上的草叶,把那些情绪遗忘,又或者只是埋下去,像是时光胶囊,很久之后若还记得,便把他挖出来,藉此以慰问年少时光。

世界上有些情况就是你越不乐意见到谁,便越会见到谁。
他刚起身就看见他的哥哥逆着阳光被人围着朝他走来。
大概是去保健室吧,他打了个哈欠,今天太阳好大啊……♪
世界那么大,彼此相重的范围说大很大,说小太小,可还是要遇到。

朔间零离去又回来,朔间凛月则学会习惯没有朔间零的生活。
他开始学会让自己的生活里不过重的增添谁的痕迹。
他是他世界的唯一中心,其余的人,少了谁都不会让世界崩塌。
当朔间零带着笑容再来到他的生活,他有一霎那甚至茫然于世界如何调整。
这很麻烦,他想,还是睡觉比较好啊……♪
朔间零变了很多。
朔间凛月也是。

他像是按照公式书一样应付着他的哥哥,以敷衍和不在意的腔调回应着话题。
这样最好,他想。
我们之间的距离不需要太远,也不需要太近,血缘是我们之间的纽带,距离是我们之间的必须。
因为我们谁都没有留在原地。

朔间零也曾强硬过。
而他眼睁睁瞧着那样的朔间零被人打垮。
这很难言明是怎样的感觉。
那时候的朔间零多少且算朔间凛月憧憬过的人。
于是他靠在衣更真绪的肩膀上昏昏欲睡的开始悼念他和他的哥哥。
致以未亡人的悼词。

他的哥哥还是站了起来。
这是当然的。
他是否多少应致有歉意呢?
不,不,不。
不需要。
黑色的夜里朔间凛月一个人弹着钢琴,月光自巨大的落地窗透过来一片清晰柔顺。

这是我们之间的问题。
我知道你会站起来,你知道我不会陪伴你。
这是我们之间的问题。
我是你丢过便不会再原谅你的弟弟,你是犯了错因而大肆弥补的哥哥。
这是我们之间的问题。
这是兄弟之间的问题。
他和他的哥哥之间的问题。

故事之后又怎样了呢?
很小的时候他这样问他的哥哥。
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。
他的哥哥摸摸他的头笑着说。
怎样幸福的生活呢?
作者没说哦,凛月来猜一猜?
像我们这样吗?
唔……
他的哥哥以慎重的拖长音和抱他入怀做回应。
不。
嗯?
他们才没我们这么幸福呢。
他缩在哥哥怀里回头看他的哥哥,他其实还没有比他矮很多,但哥哥很喜欢抱着他,他也乖乖的缩成一团,尽力使自己小一些。
遮阳伞拦住了阳光,这让他很好的看清了他哥哥的模样。
和他一样的黑发红瞳,带着非常温暖的笑容。
所以他蹭一蹭哥哥的肩膀,非常高兴的嗯了一声。